相关文章

记者应聘肥东一速冻食品厂挖出黑幕

来源网址:http://hfhqfs.com/

    记者卧底食品厂(图)记者应聘肥东一速冻食品厂挖出黑幕:快过期食品返厂修改生产日期,

    过期黄花鱼重新包装出售,批发商熟知内幕照样进货……

    记者轻松过关进厂当工人

    不需要体检和健康证明,填张表带着身份证就通过招聘

    记者就是在这家企业进行暗访的。记者马杨/摄

    一群工人,不戴手套、口罩,就可以在食品企业从事生产工作。

    一家知名的食品企业,直接从超市回收自己生产的将要过期的食品,然后对这些食品的生产日期重新涂改。

    记者近日应聘成为这家企业的一名员工,开始了6天的卧底暗访。

    神奇药水涂改日期?    据这名读者在电话中爆料称,他数十天前应聘到位于肥东县团结路的“安徽惠之园食品有限公司”工作,工作几天后发现,他所在的班组每天部分工作就是从车上卸下从超市运回来的该公司过期或即将过期的食品,然后涂改日期,再重新包装投入市场。

    据这位读者介绍,这家企业用来涂改日期的药水是有害的。据他介绍,他第一次进入厂房,就一直觉得里面的气味特别难闻,开始以为是食物的腐臭气味。一直到他涂改日期的时候,他才发现,难闻的气味是来自于涂改日期所用的药水。

    后来,他从装药水的瓶子上看到,这种药水是有害的,如果接触到皮肤应该用清水冲洗。而且药水瓶子上还介绍,这种药水会对中枢神经系统有麻醉作用,长期接触可发生神经衰弱综合征,还会造成肝肿大,女性的月经异常等问题。“几十个员工整天和这样的药水接触,这就是害人呀!”

    更让这位读者揪心的是,这样的药水竟然就直接涂抹在食物外包装上,“用这样的药水涂抹在外包装上后,估计有害处。”尤其工厂员工就直接在桌子上涂抹药水,冰冻的带鱼、青豆、玉米、虾仁等经常直接放在桌子上。

    记者约见神秘读者    这位读者反映的情况属实吗?真的有这样的企业吗?

    记者在电话中询问该位读者的姓名,但是对方非常谨慎地表示不方便透露。据这位读者介绍,工厂里的人都认识他,他担心被打击报复。为了调查出事实真相,记者决定到这家企业应聘当工人,并希望能和这位投诉者见面。

    9月下旬的一天早晨,记者再次与这名读者取得联系,相约在肥东县城见面。他告诉记者:“这家企业中午11点30分吃饭休息,下午1点上班,你得赶在上班时间去应聘。”当天上午,记者将车停在肥东县城一处十字路口附近,拨通这位读者的电话。该读者表示自己家就在附近。当记者等待时,一名穿着蓝色工作服、50岁左右的男子向记者打招呼。

    “你是记者吧,我就是打电话给你们报社的人。”

    当记者询问怎么称呼他时,他说:“你喊我老刘吧!”

    随后,记者和老刘边走边聊,因为老刘所反映的企业算是知名企业了,所以记者向老刘坦率询问,他是否因为对该企业有报复心理,所以对部分问题进行了夸大。老刘告诉记者,他所说的话句句属实。据老刘说,目前这家企业还在招人,尤其缺少能干苦力活的男子,“每天有不少过期食品需要处理,上下货就需要好几个人手,但厂里大多是女工,很难干重体力活。”

    记者前往企业应聘    在老刘的指引下,记者沿着团结路来到这家企业。这家企业看上去占地面积比较大,在企业门口写着“安徽惠之园食品有限公司”几个大字。

    在企业的大门边还悬挂着一幅红条幅,上面写着“招工”字样,并称月收入1600~2200元。

    记者拨打红条幅上的联系号码,不过一直占线。记者向厂里张望时,门卫室里一名女子问记者“是否有事?”记者说前来应聘,该女子告诉记者,进厂后直接上楼到人力资源部。

    记者随后进入该企业,该企业有数栋房屋,东西走向一字排开。记者来到第一栋楼的人力资源部,一位胡姓女子在一间小会议室里接待了记者。

    胡某:“你是来应聘什么工作的?”

    记者:“搬运工、勤杂工都行,我有力气,也比较吃苦耐劳。”

    胡某:“你以前有工作经历吗?”

    记者:“以前在外地打过工,也在车间做过包装、搬运。”

    在该女子的询问下,记者将应聘之前考虑好的“打工经历”说了一遍。为了取得信任,记者比较急切地询问公司的待遇,包括加班待遇、社会保险等。

    招工不要“健康证明”    胡姓女子没有生疑,让记者填写了一份该公司的“人事资料表”。

    填表期间,记者留意这间会议室的墙壁和桌子上,悬挂和摆放着一些部门颁发的诸多荣誉称号,如“市级龙头企业”、“安徽省著名商标”、“诚信供货商企业”等。

    记者填完表格后,胡某说,该厂正常上班时间是上午8时到下午6时,中间吃饭休息一个半小时。“你明天早上8点前直接来上班。”胡某说。

    “不需要体检或者健康证明吗?不是需要和食物打交道吗?”记者问道。

    “不需要,带着身份证就行。”胡某说。

    记者又问,食品行业从业者不是需要健康证明吗?胡某转身离开,没有回答。

    弄脏的虾仁也不舍得丢掉

    被捡起来重新放进包装箱里;记者进入“原料库”发现过期食品

    记者和工人们一起搬进冷库的虾仁。

    通过第一天的应聘,第二天早上,记者穿着一件较旧的衣服早早地赶到了安徽惠之园食品有限公司上班。上午8时许,该公司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领着记者来到厂区里的一栋厂房。穿过几扇门,记者走进一间厂房。

    消毒池里并没有水

    掀开门口的塑料帘子,一股夹杂着刺鼻化学药水和鱼腥味的气味扑鼻而来。

    转了一个弯,在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跨进了一个二三十厘米深的水池,不过里面并没有水。记者后来从一名员工口里知道,这个水池本来是消毒池,进入厂房的员工需要先消毒,才能进入食品加工厂房。

    跨过这个池子,再掀开一扇门的塑料帘子,记者走进一间屋子,看见一些工作人员有的在给包装好的肉卷贴商标,有的在塑料包装袋上打日期,有的正在将成品打包放入纸盒中,一派繁忙的景象。

    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找到厂房里的一名负责人,说:“吴老板,这是新来的,你给他安排事情做吧。”这位“吴老板”40左右岁,个子不是很高,穿着灰色衣服,瘦瘦黑黑的。他安排记者跟着一名男工人包装食物。

    工人直接用手抓食品

    根据安排,记者的工作是把已经包装好的虾仁等食物放入纸盒,然后打包、盖上日期。

    一名穿着迷彩服的罗姓工人告诉记者,工作的时候不要休息,否则老板会斥责的,“吴老板喜欢看到下面的员工忙个不停,所以干活的时候不要停手。”罗某告诉记者,这里一共有七八个加工点,各自加工不同的食品。

    记者趁搬运包装纸盒上小推车的空隙,在车间里走动了一番,发现厂房共有4间大小不等的房间,共7个加工包装点,分别包装冰冻的玉米粒、肉卷、虾仁、肉丸、青豆、鱼以及一些火锅佐料。每个加工点三个工人到八九个工人不等,女工居多。

    记者看到,无论是加工速冻丸子,还是玉米粒、虾仁等等,工人们都是直接用手抓取,而且没有戴口罩、手套。

    女工对着食物打喷嚏

    记者在工厂内转悠时注意到,在包装肉丸的一个生产厂房一角,一个女工对着冰箱里成堆的肉丸打喷嚏。她告诉记者,她感冒有几天了。

    “你最好戴个口罩,不然多不卫生呀,毕竟别人买肉丸子回家是不会再洗的。”记者说。

    “这里都是这样,谁还单独戴口罩呀,一直都是这么干的!”女工答道。

    在另一个包装冷冻肉卷的生产组,记者看到,一名女工用手直接抓着肉卷称重量。一些肉卷上叮着苍蝇,不过大家都不以为然。“这里苍蝇算比较少的,因为都是冷冻食品,温度比较低。”一名女工说。

    用有害药水涂抹日期

    记者注意到,自己所在的厂房里始终充斥着一股非常刺鼻的药水味。这究竟是什么气味?记者在厂房一角看到,一名女工正在用机器往塑料包装袋上打日期,有时候日期打偏了或者没打清楚,女工就会用一个一端绑着布,类似毛笔一样的东西,在日期上涂抹。记者上前看见,被打上的日期竟然神奇地消失了,而刺鼻的药水味就是从这“笔”上散发出的。

    据这名女工介绍,这“笔”蘸的是一种药水,能将日期涂抹掉。当记者问这是什么药水时,女工说她也不知道,“可能是松香水或者其他药水吧。”记者随后从干了几个月的女工口中获知,这药水叫“甲苯”,她们一直用这种药水涂抹日期。

    记者找到了盛放甲苯的塑料药水瓶,瓶子上写着“有害”的字样,并标明闻到后会对中枢神经有伤害,避免和眼睛皮肤接触,如果接触到应该立即用水冲洗。如果吞入口中,有害或有生命危险。

    记者注意到,一些被“甲苯”涂抹过的塑料袋,后来直接就装入了食品,并没有清洗。而一些被涂抹过的塑料袋甚至直接和冰冻玉米、虾仁等放在一起。

    记者一边包装着食品,一边和旁边的工人们聊了起来。一名中年女工无意中指着两个冷库说,这里面放了不少过期的冷冻食品。记者心里自忖,一定要到冷库里探个究竟。

    弄脏的虾仁又被捡起

    上午11时30分左右,随着一个工人喊:开饭啦!大家陆续停下手中的活,走出厂房来到人力资源部所在的那栋楼的一楼,排队打饭。当天的菜是两个素菜。

    吃过午饭,记者在厂区里转悠,趁机和爆料人老刘取得联系,询问如何才能进入冷库。老刘说,只要在厂里干活,肯定有机会进入冷库,不过一定要努力干活,取得老板信任。

    下午1时许,大家陆续回到厂房干活。下午2时左右,记者正在打包时,一名男子在厂房里喊道:“小伙子们,都过来搬东西!”

    记者打听得知,喊话的男子姓王,算是“车间主任”。在“车间主任”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厂房的后门,一辆小货车里装着百余纸箱冷冻的虾仁,一箱有三四十公斤重。工人们需要做的是把这些箱子全部搬下来,然后拉到设在厂房里的一个冷库里。老刘让记者“努力干活”的话还萦绕在耳边,于是记者开始卖力搬运这些箱子。

    在卸货过程中,一些箱子破了,散落了一些冰冻的虾仁在车厢里和地上。在一旁的吴老板要求工人将这些虾仁全部捡起来。虽然一些虾仁已经变脏,不过大家还是将虾仁捡起来重新放入箱子里。

    “这多脏呀?包装前还会再洗吗?”记者小声地问一名工人。

    “不洗呀,没事,又不是你吃!别人买回家估计也会洗的吧。”工人答道。

    原料库里有过期食品

    卸完货后,厂房里的一部分加工点开始包装虾仁,而大多数虾仁则被运进一间冷库。

    记者注意到,厂房里共有三间冷库,其中两间冷库分别贴着“原料库”、“成品库”的牌子,第三间冷库没有贴牌,类似“机动库”。一般来说,运到的冰冻食品先放入“机动库”。当记者搬运虾仁前往“机动库”时,一个老工人让记者将该冷库里的一个蛇皮袋放进原料库。

    该蛇皮袋里装的是2011年1月1日真空包装的虾仁,不过由于包装或者搬运问题,这些真空包装的虾仁都已漏气。记者询问这些虾仁怎么处理时,这名老工人说,先放原料库,需要时再拿出来包装。

    这是一次进入原料库的机会,记者穿上棉袄,搬着一蛇皮袋的虾仁进入原料库。原料库里堆放着许多冷冻食品,记者快速查看了这些食品,发现有的包装袋上写着“2010年4月”,有的包装袋上写着2009年的日期,其中不少都是过期食品。

    出了冷库,记者询问原料库是干什么的,一名工人说:“原料库当然就是原料啦,从里面拿出东西重新包装,然后再重新打上日期啦!”

    快过期食品“重获新生”

    工人将生产日期用药水擦掉,然后打上新的生产日期

    拉回来的食品生产日期为2011.01.01

    工人用药水擦掉日期

    工人在修改日期

    生产日期被改成了2011.09.20

    箱子上也盖上新的生产日期

    原料库中的过期食品会涂改翻新吗?那些过期或者将要过期的食品将怎么处理呢?一天的搬运忙碌后,记者累得腰酸背疼。第二天上班时间,为了更多地了解该厂的实际情况,记者继续在厂房里上班。当记者来到厂房时,发现一些工人已经开始涂改将要过期食品的生产日期。

    食品生产日期被涂改

    “快来帮忙!”看到记者来上班,工友连忙招呼着,在一个类似门板的桌面上,两名中年女子正在用拴着布一样的“毛笔”擦着包装袋上的生产日期。

    记者走进一瞧,这个真空包装袋里装着虾仁、玉米、萝卜丁、青豆等物品,袋子上写着杂菜虾仁,生产日期是“2011.01.01”,而那两名女工正在用“毛笔”擦着上面的日期,一两秒钟就将上面的日期擦掉了,另一名女工则用吹风机对着擦过的地方将其吹干。然后,一名朱姓女会计则在一个电子打码机上重新打印新的日期。记者发现,新打上的日期为“2011.09.20”。旁边一名工人则将打上新日期的“杂菜虾仁”重新进行包装。

    在工人的要求下,记者也开始涂抹包装袋上的生产日期。当记者拿起一支类似的“毛笔”在日期上涂改时却发现很难擦掉。这时候,一旁的女工将一瓶药水递给记者说:“要不断蘸上药水,这样才比较容易擦。”

    “这药水是不是甲苯?”记者问。“是的。”女工说。“这药水不是有害吗,怎么能直接涂在食品包装袋上?”记者问。“一直都是这么干的,我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别管啦,以后这东西别买就行了!”女工好心提醒说。

    之后,记者所在的生产组不断从冷库里搬出箱子来,将里面的杂菜虾仁包装袋上的“2011.01.01”的生产日期改成“2011.09.20”。

    百余箱货被重新包装

    记者从杂菜虾仁的包装袋上看到,该食品在-18℃以下保质期为12个月。

    据工人介绍,这批杂菜虾仁是从超市里退回来的,“合肥各大超市基本上都有这个品牌的冷冻食品,卖不掉的就会提前拉回来,重新修改日期后再送回去。”一位女工介绍说。

    “不是还有3个月才过期吗?”记者问。

    “要过期了,超市商场都会强行退货的,再说早点拉回来好早点换包装呀,这个‘2011.01.01’的生产日期也不是确数,有的可能是更早的过期食品,只是后来重新修改成为‘2011.01.01’,反正只要没有卖出去,就反复回收反复利用呗,都冷冻着,一般也不会发臭,谁能知道呀!”这位女工说。

    在包装中,如果遇到部分杂菜虾仁真空包装漏气了,则扔到旁边的塑料袋子里,然后统一放回到“原料库”的冷库里。

    在不断地涂改翻新中,几个小时之后,冷库里的百余箱杂菜虾仁“焕然一新”。粗略算一下,一个箱子放了20袋,几个小时下来,记者所在的生产组就涂改了2000余袋将要过期的杂菜虾仁。

    翻新好包装之后,还有专门的工人在盒子外的生产日期上,盖上了“2011年9月20日生产”的字样。然后统一拉到边上的“成品库”旁。

    货车运来快过期食品

    这些将要过期的食品是从哪里运来的呢?正在疑惑中,记者等人被叫到厂房后门,开始卸货。

    然而这批货却并非原料,而是将要过期的食品,其中有一大部分就是记者正在包装的食品。“搞多了,不好卖!”运货的一名男子和吴老板攀谈起来。记者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运货的是个批发商,他从这个厂里拉货,然后再运往超市。拉回来的这些货物是没有卖掉的,大约有50箱左右。不过,这批货并没有搬到冷库里,而是直接搬到了记者所在的生产组,然后直接将其生产日期由“2011.01.01”改成“2011.09.20”。

    “等着过几天他们再来取,然后再运到各地超市里销售。”一名工人对记者说。

    多个生产组在改日期

    当天,记者乘着老板不注意,到各个生产组去转悠了一圈,结果发现,多个生产组都在修改生产日期。

    而最让人瞠目的则是重新包装冷冻的“荠菜丸”和“菠菜丸”这一组。这一组有两三名女工,由于“荠菜丸”和“菠菜丸”并没有真空包装,加之袋子看上去比较陈旧,生产日期为2010年4月。根据老板的要求,这个袋子上的生产日期就不清理了,而是直接将袋子撕开,然后把里面的食品直接拿出来放到一个桶里,重新称重后再换上新包装。记者在现场看到,在拆的时候,一些丸子滚落到地上,但是工人却将其捡起来直接放进了新的包装袋里。并且在包装时,工人也是直接用手拿着丸子称重量。

    除了“荠菜丸”和“菠菜丸”这一组外,生产“美式杂菜”的一组也在修改着日期,然后重新包装。

    基本上这一天,几个生产组的主要任务就是修改日期。

    过期黄花鱼“换装翻新”

    一些黄花鱼换了新包装后,又被打上了新的生产日期

    工人正在重新包装过期的黄花鱼

    通过几天的观察,记者也大概了解了里面的人事情况,平时主要由吴老板和朱会计在厂里督工。而我们这一组几天来主要的工作,就是修改过期或将要过期食品的生产日期。但是这天下午,记者所在生产组接到了新的任务:为一些闻起来有臭味的黄花鱼换上新包装和新的生产日期。

    过期黄花鱼穿上新衣

    这天下午,工人们将冷库中包装曾经漏气的黄花鱼翻出来重新包装。

    这些黄花鱼本来是真空包装的,后来由于包装漏气,所以被放在原料库里已经有许多天了。记者看原先的生产日期标注,这批黄花鱼是2010年生产的,包装袋上还写着“零下18度以下保存9个月”,所以当黄花鱼被拿出来时,记者便闻到一股臭腥味。据工人介绍,这批黄花鱼实际上属于“二次过期产品”了,2010年的生产日期也是在去年修改的,而这批漏气的黄花鱼就是去年修改时发现漏气了,所以放在了冷库里留存下来的。

    当天的工作之一就是将这些黄花鱼重新包装。由于已经漏气,这一次涂改的“毛笔”也用不上了,三四个工人用手撕开漏气的包装袋,直接将已经发臭的黄花鱼拿出来后,换上了新的包装袋。由于有腥臭味,有些工人不太愿意用手拿,结果有些黄花鱼掉到了地上,工人将其捡起后又直接放入新的包装袋中。当记者拆开袋子时问了句:“这还能吃吗?”一旁的吴老板瞪了瞪眼,没有说话。一名工人则示意记者不要乱说话。

    随后,这些换上新包装的黄花鱼被打上了生产日期:“2011.09.15”。

    吴老板亲自上阵包装

    当吴老板不在时,旁边的工人对记者说:“你怎么犯傻呀,当着老板的面问那样的问题。”

    “但是这鱼都臭了,就是别人从超市里买回家拆开也能发现是臭的呀!”记者说。

    “鱼腥臭也很正常呀,你平时买的带鱼、速冻鱼有的不也有这样的腥臭味嘛,顾客不会觉得这鱼有问题的。”这名工人说。

    不到一个小时,大概七八箱漏气的黄花鱼已经重新放入了新的包装袋中,接下来就需要真空包装了。随后,在吴老板的示意下,记者将这些鱼搬到了旁边一间房里。然后吴老板亲自用真空机对这些黄花鱼进行真空包装。

    10多分钟后,这些黄花鱼被包装一新,并被装进了纸盒。工人用红章在包装纸盒的生产日期上盖上了“2011年9月15日”后,将这批鱼搬运到了旁边的成品库中。

    对于为什么要包装这些黄花鱼,一名工人告诉记者:“这说明已经有商家预订了,之后就会来取走这批货物。”

    批发商拉走了黄花鱼

    果然不出这名工人所料,几天之后,就有一辆皖A开头的厢式小货车开到了生产车间的后门,工人将这批“2011.09.15”生产的货物搬到了货车上,随后又将一些其他冷冻货物搬上了车。

    记者借机和这名货车司机攀谈起来,据他介绍,他是合肥一家商贸公司的,“我们属于批发商,这批货先运到我们那里,然后再送到合肥各个超市。”

    美式杂菜是这样做的

    当天下午,记者所在的生产组需要包装美式杂菜,其主要成分是玉米、青豆、萝卜丁等。

    记者和几名工人抬来几麻袋玉米、青豆、萝卜丁等,按照一定比例直接倒入一个大的塑料容器中。一名工人捡起地上的一把锹,便开始在里面搅拌。

    “这多脏啊!”记者说。

    “一直都是这样的,直接用手,手上不也是细菌嘛。”一名工人说。

    几名工人用锹搅拌好之后,开始包装。包装的时候,工人也直接用手抓来抓去的。

    压缩肉条被放在地上

    趁吴老板不在,记者溜入了另一个生产组,在这个生产组里,三名女工在生产火锅肉卷,就是可在火锅店或者超市里直接买的羊肉卷等。

    火锅肉卷用的原料是如砖头厚、棒槌长的压缩肉条,这些肉条被冷冻在冷库里。据女工介绍,她们正在使用的这些肉条,是一直放在冷库里的,“有不短时间了,去年就一直放在冷库里。”

    记者注意到,她们所使用的压缩肉条就直接放在地面上,然后用机器不断地刨出一个个肉卷来。女工们没有戴手套,而是直接用手将肉卷放到小塑料盒中。

    “这些肉卷吃的时候都不会洗的,这多脏呀!”记者说。“你以后少吃不就行了,而且下了火锅,什么细菌也杀死了呀!”一位女工说。

    原料库里的都会用掉

    “原料库里那么多过期的都要重新包装吗?”干活期间,记者和一名岁数较大的工人聊了起来。“当然啦,放在原料库里的东西全部都会用掉的,不会浪费的。要不然不如直接扔了,干吗还放在冷库里呀。”据他介绍,他们还曾包装过已经过期了三年的东西,“反正放在冷冻库里,也没有腐臭味。”

    “但是已经过期了呀,这还能吃吗?”记者说。

    “冰箱里的冰棒不也是常常放了一年多时间吗,可能没有营养,(但)吃不死人的!”这名工人说。

    记者还了解到,真正在这家企业干活超过一年的人并不多。“干活比较累,尤其搬运东西,太累了,而且赚的也不算良心钱,所以工人的流动性非常大,许多人干了几天或者几个月就会离开的。”一名工人说。

    批发商对改日期见怪不怪

    被打上“最新日期”的过期食品被送往多家超市销售

    合肥一家超市里出现了惠之园的“新鲜”食品。

    直到有人订货,食品才会打上最新的生产日期,这是惠之园部分过期食品的“保鲜”秘诀。而这一切,对一些批发商来说却并不是秘密,他们对此见怪不怪。

    雪藏之后的鲳鱼打上最新日期

    记者在暗访中发现,这家公司除了翻新食物的生产日期外,一些真空包装的食物在生产出来后并不立刻打上日期,而是等着有买家订货后,再打上最新日期。“暂时包装一下,等确定需要订货后,我们再临时打上日期。”老工人这样说道。

    一天下午,吴老板让人搬出了许多冷冻包装的“鲳鱼”食品。食品包装盒已经潮湿破碎。工人搬出“鲳鱼”,拆开箱子,然后重新给这批鱼打日期。随后,这批产品被打上了“2011.09.20”这个生产日期。

    据工人介绍,这批鲳鱼将有买家,所以现在打上最新的日期。“像这样在卖前打日期,再正常不过的了,不然哪能保持‘新鲜’呀!只有那些退回来的货才需要重新修改日期。”

    据工人介绍,除了生产厂房里的三个冷库外,这家企业还租用了旁边一家企业的大冷库,“那个大冷库里放着许多原料,基本上都是没打日期的,这样方便及时调取,及时包装。”

    冷库里的原料有的没生产日期

    租用来的大冷库里到底存放着什么?记者决定伺机一探究竟。

    一天上午10时许,机会来了。在吴老板的要求下,记者穿着大棉袄,随着几名青壮年男子,从一个巷子进入了租来的大冷库。一辆外地车辆到这里拉货。

    随后,记者和几个工人一起从大冷库里把货物搬到大货车上。据老工人介绍,这个大冷库主要存放从浙江一带运来的虾仁、带鱼、杂菜等原料,一些准备运往外地的包装好的成品也存在这。

    记者趁运货时在大冷库里转了一圈,发现存放在里面的许多原料都没有标明生产日期,部分货物上标了2010年的生产日期。

    记者指着其中一摞没有标生产日期的带鱼段,向一名工人问道:“这存放多长时间了?”

    “时间长的估计都快两年了,反正放在里面也不会坏的!”一名工人说道。

    “不是应该‘零下18度以下保存12个月’吗?”记者反问。

    “有人订货再包装贴日期,这样就不怕‘过期’了,要是没有订货,就一直在里面放着。”这名工人答道。

    翻新日期的食品陆续卖出手

    几天中,记者分别参与了修改过期和即将过期的“美式杂菜”、“海味火锅”、“杂菜虾仁”、“青豆虾仁”、“黄花鱼”、“带鱼”、“鲳鱼”等食物的工作。这些食物包装好后被送入了成品冷库中。记者亲眼所见的翻新日期的食物还有:荠菜丸、菠菜丸、肉卷等,它们重新包装后也放入了成品库中。

    随后几天里,记者发现,上述货物陆续被货车运走。“主要是送往超市和商场,日期修改后谁能分清楚呀!”一名工人说道。

    工人告诉记者,这些“翻新”的食物一般都是被提前预订的,“如果没预订,一般来说是不会翻新的。只有预订后才重新打上日期。这样才不浪费人力呀!”

    批发商对“改日期”见怪不怪

    记者本以为,过期食品翻新日期是企业秘密,但让记者吃惊的是,对一些到这里来拉货的批发商,企业并没有刻意隐瞒,那些批发商对“翻新日期”的做法似乎习以为常。

    在几天的卧底中,记者注意到,一些批发商直接进入生产车间,看到工人翻新日期,既没有吃惊,也没有阻拦。吴老板和朱会计等企业核心人物也不对这些老板遮掩隐瞒。批发商来车间时,吴老板和朱会计都表现得非常客气。对此,记者大惑不解。还是一名工人给记者解开了疑团。他告诉记者:除非是特别知名的企业,一般来说,批发商都是不直接支付厂家货款,最多留个押金,等货卖出去了才付给厂家钱;把这些货送到超市里卖,不需要批发商掏钱,所以批发商对生产日期也无所谓。“只要有顾客愿意买,管你是不是过期的!”

    新鲜食品和过期食品一起销售

    几天中,记者了解到,“惠之园”并不是专门回收过期或将要过期的食品,在平时工作中,他们也会正常包装冷冻食品。

    在生产厂房里有一个壁板,每天,吴老板或者朱会计都会在壁板上写下当日的工作量:美式杂菜多少箱、青豆虾仁多少箱、肉卷多少箱等。新鲜的还是过期的都放在一起销售。

    “问题食品”出现在多家超市

    在几天的观察中,记者了解到,惠之园的货物有的销往江浙一带,有的在省内城市销售。据厂里的工人介绍,运到外地的也有,不过很大一部分还是销往合肥各个超市。在厂房里,记者也看到合肥的批发商来这里拉货。记者曾跟着一家运送惠之园冷冻食品的批发商车辆到了合肥。

    在走访了合肥多家超市后,记者发现,稍微大一点的超市都有“惠之园”冷冻食品。在合肥翡翠路一家超市里,记者拿出惠之园的产品向冷冻食品专柜的销售员问道,这些食品有没有可能翻新包装?这名销售员非常坚定地表示:这绝对不可能。她肯定地说,货物是从批发商手中进来的,这个日期应该是不能修改的。

    在合肥金寨路一家大超市里,几个顾客正在选购惠之园的食品。记者发现,其中有部分食品的生产日期是“2011.09.20”。这个熟悉的日期,记者曾亲自参与了修改。

    卧底日记

    四肢麻木 良心不安

    记者偷拍到的用吹风机吹干涂改日期的场景。

    记者偷拍到的成品库内景:修改过日期的产品被放在这里。

    看着大家娴熟地涂改日期,我觉得悲从心来。我们常说“劳动光荣”,但进入这个工厂,我感觉:有些劳动,无论再怎么辛苦,都不光荣。——卧底日记

    应聘

    没想到这么容易

    本以为神秘的爆料人不愿意露面,没想到他还是应约见了我。他骑着电动车带着我到了这家企业。这样采访就好办多了。面试前我还有一点忐忑不安,将自己身上的身份证、记者证全部丢了下来,然后上楼面试。

    十多分钟就顺利通过了应聘,真是没有想到,本来还在心中想了许多如何对答的话,都没有用上。这家食品有限公司竟然没要求我体检,也没让我提供健康证明。

    既然是卧底做工人,就得像个样子。之前的爆料人老刘说,里面特别辛苦,尤其搬运东西特别累人,看来我要做好打算,撑也要撑着。心里想着,明天去上班,得穿着几年前的旧衣服,再配上一双破球鞋。

    第一天

    “有你几天好受的了”

    这么顺利就进入了生产车间,比想象的容易。

    我发现,偌大的厂房并没有流水生产线,生产模式类似于作坊式。在一个车间里,几个加工组在里面忙活。我的这个生产组有几个中壮年男子,可能由于工作比较累、工资也不高,随后几天里,员工的流动特别大,出现新面孔是常态。

    为防止被人怀疑,我决定暂时不着急寻找问题,先安分地工作就好。

    第一天先观察情况,了解生产卫生环境。我在厂房走了一圈就发现,工人在生产时不戴手套和口罩,也不进行消毒或者隔绝措施。

    一天下来,我搬运了几百箱子冰冻带鱼、玉米等食品,两个胳膊很快就酸痛难耐。不过和老刘联系时,他告诉我,努力干活,取得老板信任,才能获取更多的内幕。所以我也不管了,他们让我干什么活,我都拼命干。

    中午在工厂的食堂吃饭,两个素菜,没有什么油水,不过吃起来分外香。一个工人问我以前有没有做过搬运工,我说没有。他说:“那估计有你几天好受的了。”他说,刚做搬运工的时候会非常累,基本上整天都是四肢酸痛,只有坚持10多天后才会慢慢适应。

    第二天

    良心何安

    昨天晚上到家倒头就睡着了,一觉醒来,手脚酸痛得不行。早上接电话的时候,手都在抖。

    但卧底工作才刚刚开始。通过昨天的观察和了解,我已经大概知道了整个工作流程。早上8点一进厂房,老板竟然让我直接参与涂改日期。开始我还借故在旁边搬东西,因为我无法接受这样的龌龊。这真是昧着良心呀!想到哪个顾客吃了我修改过日期的食品,真感到良心难安!

    但是,在里面干活由不得我。我只能操起药水,开始涂抹日期。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希望暗访进展顺利,尽快发出来,别让这批食品落入别人口中。

    一名老工人对我说,这样的涂改属于家常便饭的事情。所有工人都漠不关心,老板在一旁催促快点,我只感觉,这样做还有良心吗?无怪乎老刘最后愤然离去。

    第三天

    “小伙子,重新找个工作吧”

    一辆满载着将要过期的“青豆虾仁”、“杂菜虾仁”的货车卸货后,我们这个生产组就一直忙着修改日期。今天几个生产组基本上都在忙这个。

    看着大家娴熟地涂改日期,我觉得悲从心来。我们常说“劳动光荣”,但进入这个工厂,我感觉:有些劳动,无论再怎么辛苦,都不光荣。

    下午干活的时候,我和里面工作的一位老大姐聊了许多,她向我详细介绍了里面的一些情况。可能看我做事还算认真,她非常真诚地跟我说:“小伙子,你还是重新找个工作吧,这里不但干活累,而且做的也不是光明的事情呀!”随后她建议我,以后可以学个手艺活,去做厨师或者修理车辆的工作。

    为了掌握证据,我在干活时,只要有机会就录像和拍照。这个工作非常隐秘,其间也有工人望着我,我只能假装自然。又是干活,又是拍摄,我身心俱疲。其间,里面的朱会计望了我一眼,吓得我一身冷汗。

    第四天

    我今天都干了些什么

    今天的工作让我彻底无语。

    之前我只是参与涂改日期,我自我安慰地想不会有大危害。但今天,我竟被安排将过期的而且已经腥臭的鱼再重新包装。下班的时候我还特地去了一趟超市,看到在超市里这样的鱼也就20来块钱一包。实际上我们也只包装了七八箱,但是为了这几千元,竟然置别人的健康安全于不顾,罪恶。我和一个男员工聊天,他也是新来的。他说,他以后再也不敢吃冷冻食品了。

    除了重新包装,今天又搬运了很多冷冻货物,四肢有种不属于自己的感觉。中午,在公司的寝室休息,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直到一个员工将我喊醒。

    第五天

    改日期改得“麻木”了

    几天下来,搬运东西已经让我四肢麻木了,不过倒是学会了不少搬运知识,有的货物该扔起来传递,有些货物必须按照一定的章法码在推车上。估计再干几天,我也是一名合格的搬运工了。今后再去暗访类似的企业,好歹有一门手艺应聘了。

    实际上,除了手脚麻木外,涂改日期的手指也麻木了。从入厂到现在,我参与涂改的食品有:“美式杂菜”、“海味火锅”、“杂菜虾仁”、“青豆虾仁”、“黄花鱼”、“带鱼”、“鲳鱼”等,目睹涂改的食品有:“荠菜丸”、“肉卷”、“菠菜丸”等。我之前还在心里责怪工人都昧着良心干活,现在想来,或许他们和企业一样,不光四肢麻木,心也麻木了。

    第六天

    “只有顾客傻”

    今天,我没有再进入厂房,而是在厂房外面蹲守。我就是想搞清楚,究竟他们的货是销售到什么地方?从早上蹲到下午,我才逮到了一辆皖A开头的车子。本以为这辆车子会开往超市,后来才发现,车子只开到了合肥城区。

    后来我才搞清楚,原来食品并不是由厂家直销到各个超市,这中间还有批发商。批发商先进货,然后统一送到各个超市,而且都是等货卖掉后才支付厂家钱。无怪乎批发商知道厂家内幕也无所谓。想起一个批发商说的话:“只有顾客才盯着出厂日期看新鲜。”(新安晚报记者摄影报道)